首页 法律资讯 生产出意外 产妇胎儿双亡谁之责?

生产出意外 产妇胎儿双亡谁之责?

导读:生产出意外 产妇胎儿双亡谁之责?
生产出意外 产妇胎儿双亡谁之责?

  2016年最后一天,怀孕足月的张媛媛(化名)于11时10分住进了滕州市妇幼保健院,23时06分出现精神状态不佳、胎儿胎心下降的危急状况。经过13个小时的抢救,产妇和胎儿不幸死亡。目前,张媛媛的丈夫孙守(化名)已向法院提起诉讼,他希望妻子的死因能够尽早明确,让妻子早些入土为安。

  产前观察有四项异常

  2016年12月31日,怀孕足月的产妇张媛媛中午11时10分住进滕州市妇幼保健院,入院时体检诊断出四项异常:脐带绕颈;41周妊娠G3 P1 A1 L1LOA;羊水过多;巨大儿。滕州市妇幼保健院医患办工作人员介绍,张媛媛已满37周岁,而超过35周岁就属于高龄产妇了,当时彩超评估胎儿是4.2公斤,巨大儿的标准是4公斤,因此入院时医生进行了剖宫产建议。面对医生的建议,孙守和张媛媛回答考虑一下。

  “二胎政策放开后,我们也想再要一个孩子,第一个孩子已经9岁了,是顺产。”孙守说。安顿好妻子后,孙守回家拿其他待产的东西。其间,医生再次建议剖宫产,张媛媛在“产前观察表”上签字,拒绝了剖宫产。17时30分左右,医生第三次建议剖宫产,孙守签字:理解风险,要求顺产。“当时,我们通过朋友找了这个医院的一位医生,她看了上午的诊断结果做了简单检查,认为我妻子可以顺产。她说我妻子高一米七三,头胎又是顺产,应该没问题。”孙守说。

  产妇夜间情况危急

  孙守介绍,当日19时多,产妇体外有羊水流出,20时多妻子用便盆小便时出现血迹,便赶紧去喊医生,医生检查后表示没事。21时44分,孙守再次喊来医生,医生让抬高产妇臀部;21时49分,流血迹象加重,孙守再次喊医生,医生表示反复检查对产妇也不是太好;22时05分,羊水浸湿了产妇的秋裤,孙守让妻子脱下秋裤。过了大约15分钟,孙守觉得妻子表达疼痛的叫声已经变成了“哼哼”,看起来好像神志不清了。此时,医生告诉他可能是他妻子对疼痛的敏感度较高。22时40分许,产妇脸色苍白,出血量变大,医生紧急行动,对产妇全面检查。“事发后,我拷贝了医院当天的监控视频,这些时间点我是后来对照视频记下来的,当天脑子很乱。”孙守说。

  根据滕州市妇幼保健院提供的情况说明,孕妇于当日19时多阴道出现流水,胎心正常,22时胎心140次/分,也在正常范围内。23时06分,产妇精神状态差,胎心降到120次/分,处在正常范围的边缘,仅仅4分钟后,胎心就降到了79次/分,并出现胎盘早剥。

  在该说明中,记者发现,23时13分,即产妇情况急剧变差的情况下,出现了“将病情及有可能出现的风险告知孕妇及家属建议立即剖宫产,其表示理解风险,其丈夫签字:理解风险,要求等待”的说明。对此,孙守表示此时他已陷入慌乱状态,并没有签字。“这次签字,也就是医院说的第四次剖宫产建议,我并没有签,这应该是后来手术中各种签字时补签的。”孙守说。这也是孙守质疑医院最大的地方:“我不会在妻子危急状态下还坚持顺产的。”孙守认为正是医院处理不及时,才造成了母子双亡。

  患方已向法院起诉

  在产妇情况危急的情况下,医生通知手术室准备手术并组织人员抢救,家属签署了剖宫产知情同意书,而此时胎心已经听不到了。23时35分,产妇娩出4.4公斤死亡男婴,脐带绕颈两周。而此时产妇出现了大出血现象,并两次出现心跳骤停。在保守治疗无效情况下,为抢救产妇生命,进行了子宫切除术。在持续抢救了13个小时后,产妇于2017年元旦13时15分不幸死亡。

  孙守悲痛万分,至今都没告诉9岁的儿子母亲去世的消息。“不知道如何开口,但是孩子好像已经感知到了。我第一次回家时他啪啪掉泪,但是什么也不说。”

  滕州市妇幼保健院医患办表示,医院对孙守遭遇的不幸表示同情。“事情发生后,院方一方面组成工作小组对家属情绪进行安抚,对病情进行解释。当晚,在医患双方在场的情况下对原始病历予以封存,并给患方复印客观病历。”医院按照《滕州市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办法》,告知患方医患纠纷有四条解决途径,并表示不论患方选择哪条途径解决,都将积极配合。目前,孙守已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


(编辑:L-Le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