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资讯 2019年官员受贿获刑19年 数罪并罚刑期如何算?

2019年官员受贿获刑19年 数罪并罚刑期如何算?

导读:据湖南高院消息,2019年6月19日上午,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周符波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周符波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那么,什么情况下数罪并罚?数罪并罚刑期如何算?下面,由大律师网小编带你去了解有关内容,欢迎阅读。
2019年官员受贿获刑19年 数罪并罚刑期如何算?

  2019年6月19日上午,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湖南省综治办原主任周符波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对被告人周符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以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以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九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百万元。对周符波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依法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经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7年,被告人周符波利用担任邵阳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常务副市长和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工程承揽、工程款支付、项目规划、土地审批、人事调整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509万余元、港币25万元;2002年11月至2017年5月,周符波有价值人民币3721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2014年底至2016年初,周符波利用担任湖南省公安厅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厅长的职务之便,包庇、纵容文烈宏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致使公安机关侦查的相关案件被撤销或未予立案查处。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周符波的行为构成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告人周符波犯数罪,应当数罪并罚。鉴于其当庭如实供述受贿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犯罪事实,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其虽对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当庭自愿认罪,但其身为湖南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包庇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并放纵该组织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影响恶劣,应从严惩处。遂依法作出上述判决。

什么情况下数罪并罚?

  1、判决宣告以前,一个人犯有数罪的,应当对所犯各罪分别量刑,然后按照刑法第69条规定的上述原则和方法,决定应当执行的刑罚。

  2、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在最高刑期以上总和刑期以下,决定应当执行的刑罚,这就是数罪并罚计算刑期的先并后减方法。

  3、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新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与新罪所判处的刑罚,在最高刑期以上总和刑期以下,决定应当执行的刑罚。这就是数罪并罚计算刑期的先减后并方法。

数罪并罚刑期如何算?

  判决宣告以前一人犯数罪的,除判处死刑和无期徒刑的以外,应当在总和刑期以下、数刑中最高刑期以上,酌情决定执行的刑期,但是管制最高不能超过三年,拘役最高不能超过一年,有期徒刑最高不能超过二十年。如果数罪中有判处附加刑的,附加刑仍须执行。

  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发现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在判决宣告以前还有其他罪没有判决的,应当对新发现的罪作出判决,把前后两个判决所判处的刑罚,依照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已经执行的刑期,应当计算在新判决决定的刑期以内。

  判决宣告以后,刑罚执行完毕以前,被判刑的犯罪分子又犯罪的,应当对新犯的罪作出判决,把前罪没有执行的刑罚和后罪所判处的刑罚,依照刑法第六十九条的规定,决定执行的刑罚。

  一般情形下,数罪的并罚直接以上述规则处理,关键的问题是对于判决宣告后刑罚执行期间又发现漏罪或者又犯新罪的并罚方法,因此时本罪已经被依法判决并执行了一定时间(刑期),与另罪的并罚就涉及对该已经执行的刑期如何处理的问题。

(编辑:橙籽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