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资讯 不能让毒草和牛鬼蛇神自由泛滥

不能让毒草和牛鬼蛇神自由泛滥

导读:不能让毒草和牛鬼蛇神自由泛滥

  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的儿子

  保定狼牙山红色文化研究会会长  刘宏泉

  写给勇敢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的同志们的信

  梅新育、郭松民,赵明律师、王立华大校:

  你们好,辛苦了!

  正当世界人民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的日子,70年前那场灾难历历在目,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牢记那段历史,不忘国耻。

  然而,在70年后的今天,社会仍有极不和谐的声音。以日寇后代安倍为首的一小股日本右翼势力,企图否认那段罪恶历史,为日本军国主义法西斯招魂,对这些人不必大惊小怪,这是他们的本性决定的,在他们的骨子里充满了帝国主义的基因。可悲哀的是,在一些中国人中,竟然有带有日本色彩的帝国主义基因,替日本鬼子说话,与安倍唱一个调子。带这种基因的人,充当了新时期的汉奸走狗,起到帝国主义想起而起不到的作用。这些人,如《炎黄春秋》杂志的黄钟和洪振快之类,披着中国人的皮,却替帝国主义法西斯效命,不是吆!安倍否认罪恶的侵华历史,说二战期间日本不是侵略。有人就配合说:“狼牙山五壮士是几个土八路,当年逃到狼牙山一带后,用手中的枪欺压当地村民,致当地村民不滿。后来村民将这5个人的行踪告诉日军,又引导这5个人向绝路方向跑。”这完全是丧尽天良的蓄意捏造!洪振快还发微博、写文章表示支持。请问,你们用有什么证据来证明,他们是欺压百姓的土匪?找不出证据,你们算不算造谣诬蔑八路军英雄?这种言论若不是狗娘养的,就是日本鬼子养的走狗,但凡是一个有廉耻的中国人,绝不会说出这种话来!

  我父亲刘福山是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连长。他1935年参加红军,在陝北红三团,当时是刘志丹、习仲勋领导的红军部队。红军改编后,红三团编入独立团一营,他在115师独立团三连。平型关大捷后,独立团奉总部指示,扩编为独立师,不久改为一分区,杨成武任司令员,邓华任政委,由聂荣臻率领挺进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我父亲1939年调到七连任连长,是狼牙山五壮士马宝玉、胡福才、胡德林、宋学义、葛振林所在的连,他们是地地道道的八路军正规军。

  狼牙山是晋察冀抗日根据地一分区的大本营,抗战中先后有86位开国将领曾在狼牙山地区指挥参与过战斗,日本鬼子把一分区称为最难对付的“军事区”,集中兵力给予打击。八年中,一分区在狼牙山地区进行了较大的战斗210多次,包括在易县大龙华消灭日军桑木师团小林联队300多人,在黄土岭战斗击毙侵华日军阿部规秀中将,在东团堡消灭日军最顽固的士官教导大队,在狼牙山阻击战掩护三四万人安全转移,涌现出狼牙山五壮士这样的英雄事迹。这些著名的战斗载入我军的光荣史冊,英雄壮举人人皆知。狼牙山五壮士的英雄事迹早就写入小学课本,这是我党我军和中华民族的宝贵财富和遗产,我们应教育后人永远传承和发杨。

  八年抗战中,我父亲刘福山始终未离开狼牙山,他是狼牙山地区210多次战斗的参与者和见证者,战斗负伤后又留在了狼牙山下。狼牙山战斗,就是这支红军部队——一团二营七连队打的。这支英雄部队,前身是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三湾改编”时成立的红一团,创建这支部队的都是中华民族的精英,这是响当当的具有光荣传统和战绩的老部队。杰出将领缔造出伟大军队,伟大军队涌现出无数英勇无畏的战士,这是我们民族的骄傲和自豪,只有敌人才恨才仇视,才千方百计泼脏水,这是本性决定,永远还会改变。

  黄钟、洪振快这样恶搞抗日英雄:

  一是完全不了解历史。他们没有资格谈论革命历史。他们诬蔑英勇作战的八路军战士是“土八路”,是一股欺压百姓无恶不作的土匪,他们用极端仇视的心态看待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代表的是中国的反动派,代表的是党和国家的敌对势力。

  二是别有用心。他们通过,丑化、诬蔑、栽赃、泼脏水来丑化革命英雄,目的十分险恶,通过泼脏水丑化英雄,达到否认定历史,否定共产党的历史功绩和历史地位,否定人民军队的历史作用,最后推翻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地位。

  这些人还在跳崖的细节上做文章,说狼牙山五壮士不是跳下去的,而是“出遛”下去的。用“出遛”证明英雄不是跳下去,而是像滑雪一样滑下去,来否定英雄宁死不屈的形象。这样找借口制造诽闻,是一股汉奸思潮,说这些人是“狗娘养的”是高抬了,他们连狗都不如,如果你养一条,这条狗还懂人性呢。为了教育这两个人,我劝他们到跳崖处看一看,让他出遛一回,试一试体会一下。跳崖处悬崖绝壁,是层峦叠障,崖上有很多灌木。他们五人不是在同一个位置跳的,有的幸免于难,难道没有牺牲也有罪吗?看来,黄和洪是仇恨抗日英雄己入骨了!

  关于“六人说”。这是1994年7月9日《长江日报》的孟宪良编造的,文章题目是“当年狼牙山上是六人五人重于泰山,一人轻如鸿毛”,也是与黄和洪一样的这类人。当年葛老健在,打官司的过程我知道,曾在湖北电视台、湖南电视台播放过。

  我父亲生前曾反复说过:“七连掩护任务完成后。连队很多伤员转移行动非常缓慢。这样就无法摆脱敌人。连长和指导员商量“必须留一个班掩护,把敌人引向另一条路”。为了造成大部队假象,把连队唯一的一挺机枪配给六班,一共有七人,敌人误以为六班是主力,六班利用地形打打停停吸引鬼子。当转移到另一条路即将下山时,前面又有鬼子上山,六班被前堵后追。班长马宝玉意识到己无法脱身,转身对机枪手申常贵说:“我们来吸引鬼子,你赶快转移,你要把机枪完整交给连队”。

  机枪手走后,马宝玉把手一挥跟我来,向莲花瓣走去,等天黑说……这股鬼子是训练有素的山地部队。六班子弹打光了,唯一的一棵手榴弹也投向敌人,最后用石头砸。敌人一看八路军没有弹药了,就冲上来抓活的……班长马宝玉、胡福才、胡德林纵身跳下悬崖,宋学义、葛振林跳下去,因为不在同一个位置,才幸免于难。六班班长马宝玉,付班长葛振林是党员。怎么还有六人说?这纯属无稽之谈,早己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当事人的批驳。

  还有“拔萝卜”说。1958年拍狼牙山五壮士电影时,陈亚夫、彭朋、刘福山、葛振林都在埸。葛振林提出这个镜头不对,我们没有拔萝卜,讨论这个镜头时,导演史文帜说:“这是加的,是艺术需要,体现八路严守纪律……”我当时也在场。

  黄钟、洪振快,你们怎么就肯定拔了?1941年反扫荡进入最艰难时刻。由于敌人封锁根据地老百姓生活极为困难。军区聂总指示:“军队从司令员到战士每天吃两顿饭、节约一顿口粮,解救群众”。一分区司令员杨成武指示“把能吃的野菜、树叶让给群众、部队到远处深山去挖”,这种血浓于水的军民关系你们知道吗?还给英雄抹黑,而且拔的还不止一筐。你们的言行太不要脸了!太无耻了。你们就是一群蓄意制造动乱的无赖,在利用言论自由、网络、报刊杂志毒化社会、毒化无知之人,真实目的是否定共产党的历史地位,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合法性,否定中国人民取得的伟大成就。

  我们同这些败类的斗争,超越了维护个人名誉权的斗争,党和政府不能不问,也不能不管!解放军也不能不问不管!我们的父辈和那么多先烈,该贡献的都贡献了,该牺牲的都牺牲了,现在竟然都被拉出来鞭尸,几乎没有一个革命英雄不被他们诬蔑污辱的,而且很长时间以来没人管、没人问!给革命先辈和烈士造了那么多谣言,泼了那么多污水,给后代造成了那么大的精神伤害,给年轻人和社会带来那么大的毒害,竟然没有任何电视台、电台和报纸出来辩驳澄清。听说政府的教育部门甚至还以那些败类的谣言当真,根据那些败类的意见,在课本中删除了狼牙山五壮士的课文,敌人把革命英雄糟蹋成那个样子没有人管,没有人出来制止,梅新育、郭松民出来反驳评论一下,还要受到共产党的法庭审判,我们真的是欲哭无泪!难道非要我们这些先烈后代,再像先烈一样拿出生命来捍卫自己父辈的名誉权?党和国家那么多享受着先烈打下江山政权的机关和领导,为什么就不闻不问、无动于衷?你们对那些诬蔑先烈和英雄坏蛋就那么没有办法?非要那些诬蔑先烈和英烈的坏人像毒菌一样泛滥,最后危及到肌体和生命?!

  通过这场诉讼,我认为有几点值得关注:

  司法的悲哀:对于黄钟、洪振快的恶人先告状,我有很多感慨!他们制造那么多谣言不闻不问,而旁观者郭松民骂这群人,一句“狗娘养的”却受理了。司法是什么?维护国家、人民的合法权力。如何体现司法的是公平正义。请问司法,对诬蔑英雄的言行不管,理由“是没人告”, 坏人做坏事严重祸害党和国家,没有人告就不管了吗?我们这些人的父辈己牺牲或离世,我们也到了古稀之年,起诉打官司己力不从心,经济力量也难以承担,难道就没人管了吗?难道我们的父辈跟着共产党为人民打江山流血牺牲错了吗?现在这些人公然挑战英雄,给英雄抹黑拨脏水没人管,先烈和英雄的荣誉难道还要他们的后代家人去保护吗?难道这是一家一户的事情吗?这不仅是司法的悲哀,更是党和国家的悲哀。他们是向主持公道的人挑战,是向革命英雄挑战,更重要的是向国家政权挑战,难道他们真的可以逍遥法外,真的没有人敢管了?!

  国家责任:国家,是治理管理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它具有立法、执法、司法权力,拥有保卫国家的武装力量。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诬蔑革命英烈的这类人爱恨分明,爱的是帝国主义,爱的是汉奸卖国贼,仇恨的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英雄,仇恨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仇恨的是国家的强大和人民的幸福,仇恨的是社会的稳定。他们的言行举止与我们的社会制度格格不入,己经触犯了法律,危害到国家的安危和稳定。一切言行都要遵守行为准则,都要保持底线,守规矩,绝不让毒草和牛鬼蛇神自由泛滥,危害社会,危害人民,危害国家。

  我建议:

  一、将这种反动思潮和反动杂志,反映到中央,引起高层重视。

  二、加强立法,通过各种手段和人大代表联系,让他们提案立法保护先烈和英雄,人民代表要代表人民的意见,不能看着不管。

  三、上层建筑领域要加强管控,要传播弘杨适合社会主义发展的先进文化,传播正能量,决不能让上层建筑领域杂草丛生,绝不能让那些腐朽、糟粕,落后的东西,自由泛滥,毒化社会,绝不能给少数有敌意的人留有市场,决不能让他们拿英雄说事,要负责任、守规矩,守底线。

  向你们致敬!

  刘宏泉

  2015年5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