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知识 民商法 婚姻法 婚姻动态 婚姻动态 一地鸡毛,钻石王老五的风流闹剧

一地鸡毛,钻石王老五的风流闹剧

发布时间:2020-05-23


  我只知道所谓道德是指你事后觉得好的东西,所谓不道德是指你事后觉得不好的东西。

  ——海明威

  一个风流倜傥的包工头,一天之内赴了三次约会,分别和三个女子完成由朋友到情人的关系,一天之内播下了三次种子,让三个女人在同一天都怀了孕。这种超强能力曾经让他一度引以为豪,可是风光过后,他的生活一塌糊涂,狼狈不堪,最终只能无奈走上法庭。

  风光王老五吸引了做贵妇梦的女子

  2005年11月份,对于江宁区的赵广强来说,这可是个扬眉吐气的月份。一直以来,他这个从事装潢的小工匠东奔西走,小打小闹,挣的刚刚够混个肚皮圆。眼看着今年33岁了,这可不是个小年龄啊,同龄朋友的孩子已经知道打酱油了,可他还是孤身一个,没少让年迈的父母鬓角添几根白发。

  没想到月初的时候,赵广强突然地翻身了。区文化馆的三层新楼装修工程落在他身上,那可是30多万的造价,按行规的利润来算,赵广强这单工程应该能够赚上10万元的。而且,他的身份由小工匠变成了包工头,提升了。有身份的人当然得有车,赵广强花一万多元买了一辆别人淘汰的二手车,在江宁区这样的小地方跑跑是没问题的。这样,凭着家里原有的住房,他便成了有车有房的“成功人士”。

  “成功人士”的交际大多是在饭局上发展的。那天,一帮人喝得醉醺醺的时候,一个朋友被老婆的电话催了回去,见着朋友的尴尬样,赵广强笑说:“你还好呢,有个人惦记着你回去,像我,回去暖被窝的人也没有,你可要知足了。”什么?赵老板还是个单身汉?一帮朋友惊诧地瞪圆了眼睛。席上,众朋友纷纷拍着赵广强的肩膀:“哥们,你的老婆我帮你介绍,像你这样的身份,保准见一个成一个。”

  果然,第二天开始就有朋友给赵广强介绍女朋友。还真怪,就像朋友们说的,真的是见一个成一个。11月16日,对于赵广强来说,这是一个三喜临门的日子。有三个女子主动打电话约他见面,心花怒放的他一一答应。放下电话,他脑海中分别浮现出她们的模样:27岁的周玲,身材高挑,有着一种成熟的韵味;26岁的黄芹,一双妩媚会说话的大眼睛让人喜欢;23岁的刘小霞,苗条娇小,娇羞可人。几个女子都是人见人爱的可人儿,那一刻,赵广强的心里充满了自得,有钱就是好啊,有人主动投怀送抱。

  炫耀一天三度春宵有几人能做到

  这天阳光明媚,虽然天气有些寒冷,但赵广强的心里依然热乎乎地火烫,因为就要去会美人儿啊。见到赵广强果然准时到来,周玲的脸上早就堆起了笑脸,赵广强长得并不怎么样,可他有车有房毕竟是个老板,跟着他就可以吃香喝辣,这个社会有这些就够了,周玲的芳心便倾向了赵广强。

  彼此都有好感,两个人的话题便迅速地拉近、热乎起来。趁着周玲开心之际,赵广强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红色锦盒,打开一看,是一枚耀眼的钻戒,周玲的心房怦怦直跳,老板就是老板,出手可是毫不含糊。周玲迷迷糊糊时,赵广强亲热的话在耳边响起:“亲爱的,你喜欢吗?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你能接受……”周玲哪还记得他还说了些什么,只是一个劲地点头。

  不知什么时候,原来对面坐着的赵广强已经坐到了周玲的身边,一只手揽住了周玲的肩膀,轻声耳语:“亲爱的,把它戴上吧,我想看看你戴上它的美丽……”周玲依言戴上,然后把手指伸到赵广强的脸前,赵广强顺势抓住了那只纤纤玉指,不是送到眼睛前,而是送到了嘴唇边,吻了一下,并轻轻地咬住,周玲“嘤咛”一声倒在了赵广强的怀中。两个大龄男女,两个本就彼此有意的约会人,干柴碰上烈火,很快就熊熊燃烧起来……兴头上,周玲忽然双手推住正运动着的赵广强:“不行,我怕,我要是怀孕了怎么办?”如此美事哪能就这样放弃啊,赵广强想都没想,冲口而出:“亲爱的,你别担心,你就给我生个儿子,我巴不得呢。”周玲有了他的这番话终于了……??????

  中午,两人在一家酒店共进午餐,赵广强的手机振铃了。一看,他的心里一愣怔,原来是黄芹打来的。这时的他才清醒过来,下午还有一个姑娘等着约会呢,他慌忙对周玲说去趟洗手间。电话中,黄芹追问他什么时候什么地点相见,赵广强赶紧定下了时间地点。

  吃完饭后,赵广强说要去工地看看,一直沉浸在甜蜜中的周玲脸上写满了失望:“我还想你今天有空陪我一整天呢,你怎么就舍得走呢?”赵广强差点心软了下来,周玲这个成熟的女子实在让人回味,可他一想,也许别的女子更有韵味呢?初尝情爱甜头的他不想放弃更多的机会,于是他装出一副无奈的样子:“我也很想和你在一起,可是我必须去挣钱啊,这样我们才有好日子过。”事已至此,周玲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那辆二手桑塔纳绝尘而去。 当赵广强手持一把鲜花出现在黄芹面前时,黄芹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她喜欢上这个浪漫的男人。两人便逛起了商厦。时装永远是女孩子的心头之爱,黄芹在一件件漂亮的衣服前迈不开脚步。赵广强适时地在黄芹的耳边低声地说:“喜欢吗?咱们买下它?”黄芹娇羞着说:“咱们刚刚认识,这,这不合适……”赵广强不回答,而是扬手叫过了售货员:“这个,还有这个,包起来,都要了。” 两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逛街,没一会,黄芹就喊穿高跟鞋的脚走痛了。恰巧旁边就是一家宾馆,挂着大大的“钟点房”的招牌,赵广强试探着问:“要不,到楼上去坐坐,你也可以休息一下?”黄芹的脸立刻绯红起来,但还是随着他进去了。

  一进房,黄芹就脱了高跟鞋,果然她的脚跟有些红肿,赵广强蹲下去:“我帮你揉揉。”不由分说抓着黄芹的双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双手揉摸起来。这一揉二摸,火花就擦燃了……很快两人就倒在了床上,缠绵在一起……事后,黄芹带着担心问:“假如我怀孕了怎么办?你一定要负责啊!”赵广强信誓旦旦地承诺:“亲爱的,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的。”然后他又不忘加上上午对周玲说过的话,“你就给我生个儿子吧,我盼望着呢。”这些保证让黄芹的脸上绽开了花。告别黄芹已是华灯初上了,赵广强心急火燎地赶往下一个地点,因为刘小霞已经打过几次电话催问他的行程了。从两个姑娘的身上得到了别样的温柔,也让他迫切想见到最后一个姑娘是个什么滋味。和刘小霞看了电影,买了东西,吃了西餐,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送刘小霞到住的地方,下车的时候,赵广强变戏法似地又掏出一个钻戒送给刘小霞,这个23岁的姑娘一个晚上就看见赵广强往外掏钱,现在又看见亮晶晶的戒指,一颗芳心早已迷醉。赵广强送到楼下止步了,毕竟一天和两个姑娘温存过,他也怕自己会力不从心了。可是刘小霞悄悄地告诉她,自己是一个人租房子住。这话的暗示再明白不过了,赵广强那份心思被挑逗得痒痒起来,于是他也上了楼。

  孤男寡女在单身公寓里,还能做些什么呢?激情中,赵广强努力着,同样刘小霞也问了一个不合时宜的问题:“假如我怀孕了怎么办?”赵广强正在寻找着最快意的感觉,为了不被打扰,急急地搪塞道:“不怕,给我生个儿子,我会好好爱你!”有他的承诺,刘小霞放心了,也就自然迎合着他…… 一天约会了三个女子,一天和三个女子温存,并能三次释放出生命种子,赵广强对自己的能力不禁洋洋自得。开车回家的路上,他情不自禁地吼起了歌。

  此后,赵广强忍不住向一些朋友炫耀:“看看,我的超强能力如何?……”每每吹嘘这些时,他都沾沾自喜,踌躇满志。

  狼狈三个女子肚子都有了他的孩子

  此后一段时间,赵广强分身有术,游刃自如地周旋于三个女子身边,今天和这个逛逛街,明天和那个吃吃饭,即使一天里要赴一两个女子的约,他也一点不担心自己,因为他曾有过“辉煌、超强”的能力。

  2006年1月的时候,因为工程进入最后收尾阶段,赵广强不得不收起那份泡在温柔乡的幸福。他卷起铺盖住进了工地。2月中,工程完工,赵广强迫不及待地去寻找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子。他最先找的是黄芹,没想到黄芹却拒绝了欲火焚烧的赵广强,见他愣着,黄芹羞涩地说:“人家有了。”赵广强大惑不解:“什么有了?黄芹嗔怒道:“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人家有了,就是有了你的骨肉。医生说过,前三个月最好不过性生活……”啊!原来是这样,赵广强激情瞬间消退。黄芹追着说:“我怀孕了,你可要记得你的承诺啊,要对我和孩子负责啊!”赵广强脑袋有些迷糊,只是机械性地点头。

  一个下午,赵广强都神思恍惚的,那餐和黄芹的晚饭一点也没有久别重逢的滋味。晚饭后他匆匆告别了黄芹,驱车前往周玲的住处。然而周玲见到他的第一句话就是:“老公,我怀孕了,你可要对我和孩子负责啊!”这句话让赵广强如遭雷击,摇摇欲坠。他再次匆匆找了个借口赶往刘小霞处。刘小霞的消息让他的心坠入万丈深渊,同样,刘小霞也怀孕了。

  第二天一早,最不放心的周玲的电话就追了过来。在电话中,赵广强试探着提出不要这个孩子,那边的周玲立刻哭开了:“从你昨晚的表情中就知道你变了心的,你可真够狠心的。要想不要这个孩子,也可以,你得给我青春损失费10万元……”赵广强一听,脑袋都大了,这个女子的心才真够狠的,一开口就10万,以为钱不是钱呢?谈了没两句,赵广强就掐了电话。

  早饭赵广强也没心思吃了,起床后他拨通了黄芹的电话,想看看黄芹的态度。黄芹听说他闹分手时,气鼓鼓地抛下一句话:“可以,分手的话你得给我8万元流产费,咱们一了百了!”天哪,又是一个狮子大开口的主儿,赵广强简直有些发懵了。

  抱着最后一线希望,赵广强联系刘小霞,也提出让孩子堕胎的想法。心细的刘小霞马上知道他就是一个负心郎,也开出12万元的赔偿费,理由是她才23岁呢。

  心灰意冷的赵广强不得不关了手机,他怕呢。可他为了业务又不得不经常开机,这样就经常地被三个女子“追杀”。在电话中,他和三个女子分别讨价,说自己最多只能出1万元让她们去打胎,谁知三个女子都异常坚决,一分钱也不肯减少。后来,赵广强在外区揽了一单工程,他慌不择路离开了江宁区,正好可以躲避三个女子的“纠缠”。他想,说不定她们找不到自己,会自己去流产呢;如果她们都不愿意流产,大不了就生下来,到时做DNA测试,还不一定就是自己的种子呢;就算是自己的,凭自己的经济能力,抚养三个小孩还不是问题。期间,他还断断续续地和三个女子保持着联系,他寄希望其中有两个女子会自动退却。

  维权三女联盟把负心汉告上了法庭

  赵广强想得太简单了,不见了他,三个女子并没有简单地去医院把孩子做掉,三个女子都这样想,不能轻易就放过自己的男人,说不定有了孩子,他会回心转意的。正是这样的想法,让三个女子都不约而同地一天天肚子大了起来。

  2006年6月的一天,挺着大肚子的周玲在街上碰见了几个朋友,其中就有同样已怀孕7个月的准妈妈黄芹。可能都是有孕的缘故吧,她们一见如故,亲热地交流起怀孕的经验来,很快成了一对好姐妹。那天,两人不知怎地聊起了自己的丈夫,黄芹甜蜜地说:“我老公很忙,他现在在外地做工程,平时难得回来。”周玲惊喜地说:“这么巧?我老公也是做工程,也在外地呢,两三个月也难见一面呢。”越说两人心中越是起疑:两人的老公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搞装潢的包工头,出手大方,1米74的个子,微胖的脸,左肩上有一颗痣…… 周玲和黄芹同时颤微微地问出了:“你老公叫什么名字?” 结果不言而喻,当她们得知自己的老公都叫赵广强时,眼前一黑,两人摇摇欲坠。慢慢清醒过来的她们继而感到了深深的绝望:原来自己还抱有一线希望,希望男人会回心转意;而今想做个有钱人太太的梦想彻底破碎了;更让人屈辱的是,当初自己誓死不想打掉的孩子,如今已经7个多月了,医院根本不允许打胎,因为这样将会危及母亲的生命……

  愤怒的周玲和黄芹知道自己是个受害者了,她们想,赵广强这个大骗子一定还骗了其他的姑娘,她们决定找到同样的受害者。几天后,朋友托朋友,她们终于找到了第三位感情牺牲品——刘小霞。令彼此尴尬的是,她们三个人都是“人未到,肚子先到”。

  姐妹们哭过一场后,都坚定了目标——维权,决不能让肚子里的孩子和自己再受伤害。2006年9月底,生下小孩坐完月子的三个姐妹一起来到法律援助中心求助,然后她们共同以孩子监护人的名义联合将赵广强这个负心郎告上了江宁区法院。

  好长一段时间没有受到三个女子“骚扰”的赵广强曾暗自得意呢,他以为她们当中有人清醒了,自愿卷铺盖走人了呢。当那天收到法院的传票和开庭通知后,他才知道三个女子给他生了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还了解到,3个孩子的出生时间分别是第一天上午、第一天下午和第二天的凌晨,连出生时间也是这么“凑巧”啊!

  经法院调解协议:赵广强支付每个孩子每月500元的抚养费直至成人,期间如有其他重大费用另行协商解决;同时分别支付三个女子每人一万元的精神损失费。他们之间的无效婚姻当然不受法律保护。

  一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留给人们的却是深深的思索:该怎样面对婚姻?又该怎样承担孩子的责任?